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一司机开顺风车被罚 律师:地方涉嫌懒政

2017-11-20 07:49

  日前,籍男子杨先生遇上了“顺风车”营运资质难题。近日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年10月,他通过“滴滴顺风车”约好一名乘客,却被当地运管站工作人员拦下,以“擅自从事道运输经营”为由,被处以一万元罚款。

  市运管处方面表示,当地网约车管理办法并未出台,想从事客运经营的车辆,必须等到相关管理办法出台后,取得许可与从业资格,方可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。

  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认为,国家层面网约车政策出台已一年,仍有地方未出台细则,反映出地方对新政的,涉嫌懒政。

  杨先生称,10月21日,他从讷河市开车去。为节省油费,出行前,他在滴滴注册顺风车,并发布出行信息。据他回忆,当时系统只要求出示了身份证、驾驶证、行驶证,并做了人脸识别。

  当天早上9点20分,他按时到达约定地点,乘客刚进车门不久,车就被边一名男子拦下。接着运管站工作人员出现。

  10月24日,他去运管站接受处罚,被开出了一万元罚单。讷河市道运输管理站为杨先生出具的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提到,杨先生“并未取得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》,在无道运输经营许可的情况下,载客一人。当事人无法出示《道运输证》或其他有效证明,已构成擅自从事道运输经营的违法事实。”

  因杨某违反了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的,决定给予罚款壹万元整的行政处罚。

  杨先生认为,顺风车是交通部确定的非营运车辆,因而这起事件本身就不属于行政处罚事项。目前,他已经向讷河市提起了诉讼,希望通过法律的途径,自己的权益。

  杨先生称,事后他曾向讷河市运管站负责人询问如何办理运输证,得到的答案是,由于当地还没针对网约车制订细则,相关运输证都无理。昨天下午,新京报记者尝试向讷河市运管站负责人咨询此事,始终无人应答。

  随后,记者向运管处咨询网约车相关事宜。对方表示,根据《道运输管理条例》,网约车需要办理运输证、服务卡,并为车辆添加计价器,否则都不算。不过,目前当地无法为司机办理运输证。

  今年1月8日,《日报》曾刊载名为《市运管处:我市网约车管理办法并未出台》的文章称,交管部门表示,当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办法还未实施,想从事客运经营的车辆,必须等到该市相关管理办法出台后,取得许可与从业资格,方可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。

  近日,记者拨打滴滴司机客服热线,询问类似事件处理办法。对方回应称,如果车被,或者出现交通事故,滴滴会协助车主解决问题,并在必要时予以补偿。

  针对“顺风车”相关,目前各地还没有统一。按照市运管处说法,凡是网约车,都需要办理运输证。

  目前,在省内,、、双鸭山等多个城市已经发布网约车细则。根据市出台网约车细则,“顺风车”不属于营业运输范围内,《细则》不对从事“顺风车”的驾驶人、车辆做出要求。

  今年6月,深圳市法制办也曾表示,“顺风车”不属于道运输经营行为,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,相关、义务和责任由合乘各方自行约定并承担。因此无需办理车辆运输证和驾驶员证。

  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表示,在法律法规没有的情况下,执法机关没有行政执法的,更判定一个行为是否违法。因此,在没有出台网约车相关法规的城市,只能依靠现有的、在全国范围内施行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网约车的形式。

  我国《刑法》二百二十五条的四种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情形中,网约车可能构成的只有第四项“其他严重市场秩序的行为”,但是,对于一般的车主或司机而言,以一己之力“严重市场秩序”几乎是难以完成的。

  常莎,在相应的管理细则已经出台的城市,顺风车司机应掌握相应法律常识,避免构成违法行为受到处罚;在尚没有出台管理法规或规章的城市,顺风车司机更应该注意行车安全,避免因行车意外而造成民事纠纷。

  在网约车政策实行一年之际,一条消息再次引起大家对网约车的关注:有报道称,一些地方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在准入条件的上涉嫌行政排除竞争,涉嫌违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,目前国家发展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正在进行调查。

  记者对比国家出台的两份文件与各地实施细则发现,一些地方对网约车设定了非常严苛的标准。比如第一个出台网约车实施方案的城市,其出台的网约车数量、车型和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、定价等,沿袭了对传统出租车的管理思,遭到一片质疑,此后方面做出修改。

  与一些地方网约车细则的“”相比,另一种情况则是,很多地方至今仍然没有出台实施细则。交通运输部在今年7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当时,已有24个省(市、自治区)发布了实施意见,133个城市公布落地实施细则。这意味着仍有不少城市未有落地细则。此次该事件发生地市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,未出台细则的地区,对于网约车准入没有详细,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。

  张新年该地区私家车司机慎重开展网约车服务,以免被划入黑车行列遭受不必要行政处罚。

  张新年也提到,网约车的迅猛发展,说明了大众需求的旺盛,一些地方迟迟不出台相应细则,这反映的是地方对新政的,背后透露的不仅是其消极执行上级政策的懒政思想,也不排除个别地方有故意延长过渡期的保守观念。

  去年4月17日,一名乘客通过滴滴顺风车平台与司机蔡某取得联系,蔡某驾车送客时,因无法出示道运输经营许可证,被广州市交委罚款3万元。

  蔡某向广州铁运输第一法院提起诉讼。一审法院认为,网约车是新的服务业态,对这种新兴行业,应当给予适度的理解和宽容。在法律不明确、监管规范不到位、社会负面影响不明显的情况下,不宜从严定性、从重处理,将新生事物抹杀在成长过程中。故判决被告广州市交委所作的处罚明显不当,应予撤销。广州市交委不服,提出上诉,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二审法院认为,网约车是在“互联网+”下形成的新的共享经济模式,司机虽没有取得相应的旅客运输行政许可,但与传统的未取得许可而从事运输活动的非法营运行为有重要区别。上诉人直接将网约车这一新生事物定性为“非法营运”,并将其混同为一般违法从事客运经营的行为作出处罚,并不符治的基本原理和原则。

  此外,《广州市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》仅是规范传统巡游出租汽车运营行为的法律依据,并无涉及网约车这一新生事物的内容,故认定蔡某的载客行为违法亦属不当,应予纠正。